锋芒毕露

158.旁观者清

Mike小碎步地从卫生间挪出来,神态像偷糖被抓包的小孩。他偷偷抬眼看了看懵神的何瀚,又瞥见站在病床边的陌生男人。陈均平冲他挑挑眉毛,Mike意识到自己有失礼貌,低头说了句“再见”就赶紧追出去。

何瀚疑惑:“他是谁?”

陈均平摇头坐下:“我还以为你认识呢。”

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“儿子,怎么样,还有没有不舒服了。”李婉焦急地进来坐在床边抓着何瀚袖子。

陈均平被迫将问题咽回肚子。

Mike以为陈霆会走得很快,追出去后才发现他走得极慢。Mike小心翼翼跟上去:“你还OK吗?”

陈霆插袋,若无其事:“OK啊。”

“何瀚?”Mike见陈霆瞥了自己一眼,解释,“我经常有在...

锋芒毕露

157.人群恐惧症

下飞机的时候,何瀚就觉得不舒服。和周围那么多陌生人走在一起,他突然腾起莫名的心慌。这种情况之前也出现过,何瀚没有太放在心上。进了航站楼,朝他方向走来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。

何瀚手心开始出汗,双臂克制不住发抖,加上略显憔悴的神态,仿佛十分颓丧。何瀚慌忙抬眼,对面走来的人好像都在盯着他每个举动看,那一张一合的嘴巴或许就是在轻声议论自己这幅狼狈而好笑的样子。

这种认知感促使他紧张害怕,他却不明白为什么心里会感到害怕。被人看了又怎么样呢,就算狼狈颓废都无所谓啊。为什么要害怕别人的嘲笑和议论,这些人又不可能因为这个来故意伤害自己,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怕……

越往前走,人越多。...

锋芒毕露

156.敢泡我马子?

有些事不能不放在心上,地上掉了根钉子微不足道,但不小心踩上去结果可想而知。譬如陈霆一开始忽略那个奶茶小弟的存在,就造成他现在头剧疼的后果。

距离展览会举办还有两个月时间。那边负责人通知何瀚再亲自去一趟,何瀚想过几天回来陈霆的气也差不多消了。所以跟陈霆发了条短信,当晚搭乘飞机去慕尼黑。

何瀚不在国内的几天时间,这个奶茶小弟Mike拼尽力气挤进陈霆的生活。中午送奶茶甜点,晚上五点钟准时在恒宇门口等陈霆下班,这就算了,关键手里捧了一束花在搞什么啊!

公司有些人好奇,问Mike小底迪:“你在等谁啊?”

Mike毫不避讳,笑眯眯回答:“陈霆!你知道他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吗?”...

【凌追】由碰瓷引发的一个小故事(短,现代)

*算是上一章的一个小小小番外吧

小交警跟官二代的故事起于一次匪夷所思的碰瓷事件。

小交警在路边执勤,突然有人喊:“交警同志,快过来!”

小交警闻声赶过去,现场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。小交警扒开人群钻进去,见有个人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,而车里的那个人正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场景。

小交警先叫了救护车。然后走过去,敲敲车门:“先生,麻烦你下来一下。”

官二代从车里下来,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地上躺着的人。小交警有些生气:“先生,您撞到人了。”

官二代淡定地说:“我没有撞他,他碰瓷。”

小交警说:“那也得把事情解决一下吧。”

官二代慢慢走过去,对地上的人说:“元汐,是我。”

地上的人不扭了,定睛一...

锋芒毕露

155.你有对象了吗

“我叫Mike,香港人,今年二十岁!读大二,现在在鸳鸯奶茶店打工。”大男孩坐在病床上,笑眯眯地看着陈霆,“谢谢你救了我!不知道先生你叫什么啊?”

陈霆:“不用谢,我姓陈,单名霆字。”

Mike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:“陈先生,请你跟我交往吧!”

陈霆:“……啊?”

小交警懵逼地看着他们俩:“这是什么发展?无以为报所以以身相许?”

陈霆摇头:“或许这个人是傻子吧。”

小交警打量Mike,觉得这个孩子长得还挺萌的:“不会吧,他看上去挺正常的啊。”

陈霆说:“我之前也遇到过一个看上去挺正常的傻子,但一开口就不对了。”

Mike气鼓鼓地拍床:“喂!你们俩太过分了!...

锋芒毕露

154.碰瓷

“昨天小炜不是住我们家吗,可能他进来过啊。”何瀚握住陈霆的手腕把人从椅子上拽起来,“走喽,洗洗睡觉喽。”

陈霆总结出一个道理:何瀚所有说的“洗洗睡觉”都是屁话。

那个昨天到的“最新款跳蛋”,除了外形比较小巧,看上去和之前的没有太大差别。

陈霆是个不怎么习惯用工具的人。他觉得被男人压已经难以向外人启齿了,如果还被人拿玩具搞岂不是更没面子。在一起后的性生活中两个人几乎是没有用过工具的,陈霆也早把何瀚送给他的第一套情趣用品扔了。

何瀚眼神暧昧,一边揉着他屁股一边在他耳边吹热气:“阿霆,试一下嘛,保证你喜欢。”

陈霆无视他撩骚:“滚。”

何瀚哄骗失败,严肃道:“陈霆,你别敬...

好像很久没更锋芒毕露了……

尘埃(4)

*一个故事(这篇背景大概是十二、三年前)

食堂大概是学校最吵的地方。

陈霆选择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。老式的吊扇吱呀作响,风夹杂着雨滴斜穿入户,脚底连带裤管都是湿湿的,陈霆感觉有些冷。他低头吃着相对较热的饭,餐盘里油水少得可怜,白饭是食堂免费的,炒白菜四毛一大份。他细细嚼着乏味的饭菜,心里开始算这个月伙食费够吃几顿荤菜。

食堂的位置都是随便坐的,没有哪个是谁的专属座位。即使讨厌和陌生人靠近的人也只能挑自己的座位,无法管其他人选择坐在哪里。对面坐了个人下来,陈霆下意识抬眼,发现是何瀚。

何瀚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把手里那碗满得快要溢出的汤放在桌上,然后赶紧甩甩手。他笑着拿起筷子,抬头看到对面的陈...

尘埃(3)

*一个故事

自私,自大,太烦,龌龊,小心眼,爱骗人,说话不算话……不想跟一个人做朋友的理由多到如空气中飘散的细小灰尘。再完美的人一生中难免会碰到几个对你看不上眼的,尤其在学生时期。

高中生少了小学初中的天真烂漫,又没彻底学会成年人的世故圆滑。仅是就处理同学之间关系而言,直言直语的往往同人闹得不可开交以至全校都知道他不会做人,两面三刀的又总能让除当事人以外的周围人看出来他虚伪的那面。

各方面都出色的人最容易交到朋友,也最容易遭人嫉妒。何瀚知道学校里肯定有人讨厌自己,只是目前没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。从小到大,这是他第一次被人拒绝做朋友。但陈霆说出理由的时候何瀚不是难过或者失落,他心头涌出一...

尘埃(2)

*一个故事

有的人笔记总是非常整洁干净,找不出任何一个涂改的痕迹,他好像永远不会写错字,写漏字,写丑字,而且他写字的效率非常高。

当然有这样的人,陈霆就是。

何瀚发现陈霆特别喜欢用铅笔。他问陈霆借过一次笔记,对方听后盯着本子犹豫了很久才借给何瀚。字迹娟秀内敛,有些不像男孩子写出来的字。使用水笔或圆珠笔仿佛是高中生们私下默认的约定,铅笔的用处只有两个,画图和涂答题卡。

奇怪的是,陈霆当天所有的笔记都是用铅笔写的。

何瀚没经过对方的同意,不打算往前翻阅笔记本之前记载的内容。他把本子递还给陈霆,标准友好地笑:“谢谢。”

陈霆垂眼接过本子:“嗯。”

下一节课上,何瀚下意识往陈霆那里瞟去。...

 
© 即便是如何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