锋芒毕露

128(上).垂死病中惊坐起

餐盘里的食物一动未动,尽管那个煎蛋金灿灿看起来十分诱人。

江伟华审视苏凯文,许久发出一声冷哼。他那似瞪非瞪,又恨不得把苏凯文活埋的眼神,看得人怵得慌。苏凯文心里哭喊着您别吓我了成不?开口还是得赔笑:“伯父,吃早餐吧。”

江伟华淡淡道:“你跟江洋感情很好?”

苏凯文又想起昨晚让他撞见的尴尬事,头都要抬不起来,半晌才犹犹豫豫:“嗯。”

“离开他吧。”

苏凯文握上勺柄搅着杯子里热腾腾的牛奶:“能不这样吗?”

江伟华简单道:“江洋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他。”

苏凯文反驳:“我也可以把他照顾得很好啊!”他意识到刚刚说话的声太大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声音小如蚊子,“...

点梗!

你们点!我全写!

今天20:00出成绩

如果更文,说明成绩理想

不更的话……就给我点时间缓缓

Big sister(4)



晚上睡觉的时候何瀚明显发现陈霆不理自己了,侧躺都背对自己这边。

他轻轻拨了拨陈霆的肩头,陈霆说:“滚。”

何瀚笑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陈霆语气不善:“心烦。”

何瀚贴着他:“心烦什么?”

陈霆抓狂道:“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。你说如果这两个跟小葶一样皮,不服管教,日后不学好……哎呀烦死了!”

何瀚用哄女儿那套,轻轻拍陈霆:“不烦不烦。”

陈霆越想越火大,他猛地翻身,怒瞪何瀚:“都是你惹的祸!”

“嗯?”何瀚失笑,“我怎么惹你了?”

“搞我的时候说得好听,肚子大了你养,你会养吗!她那样都是你宠出来的!”陈霆坐起来,一一数落起何瀚的罪行,“打人,你用钱摆平。不守规矩,你护着...

Big sister(3)



小太妹进门,对着门口笑容慈祥的何远堂和宋美芸高声道:“爷爷奶奶好!”

爷爷奶奶都笑得乐呵:“真乖啊。”

何瀚和陈霆也跟着打了招呼。

小太妹看见端菜出来的何慕和苏晓晓,高声道:“小叔叔好!小婶婶好!”

何慕和苏晓晓也笑:“啊,小葶真乖!”

陈霆还算满意这个开场。

几个人就坐,小太妹习惯性地想要一只脚踩在凳子上。

陈霆在旁边咳了声。

小太妹乖乖把腿收回去。

何家人都比较有规矩,食不言。所以吃饭的时候没什么人说话。

小太妹吸溜吸溜喝汤。

陈霆咬牙低声道:“何祎葶。”

小太妹眨巴眨巴眼睛:“汤好烫。”

何瀚接过她的碗,温声:“爹地帮你吹吹。”

小太妹:“嗯嗯嗯!”

陈...

锋芒毕露

127.phone sex

在说了五六次“好了好了睡觉吧”之后,两个人不但不困,反而更有精神了。江洋兴致一来,凑着电话特别期待地说:“牛牛,是不是真想我?”

苏凯文嗡声:“嗯。”

“咱们视频吧,我想看看你。”

“那你等下,我去开灯。”

手指在开关上轻轻一拨,房间倏地亮了。苏凯文舒舒服服地躺下,蜷在被窝里,笑吟吟地点开视频通话模式。

江洋惊讶:“哇,你这眼睛怎么回事?像个大熊猫一样。”

苏凯文无奈叹气:“没睡好。”

“那算了,你还是早点睡吧。”

“哎别别!让我看看你。”苏凯文伸出食指,在手机屏幕上方微微勾勒江洋的轮廓,“你跟你爸不大像诶,你爸年轻时候肯定比你帅很多。”

江洋不...

Big sister(2)

何瀚处理完事情就回公司上班,下午又来接小太妹放学。

小太妹坐进车里,嘴里哼哼着今天学校教的歌,然后把歌词改成了“我是黑社会,收钱不能少,不给钱,砍一刀,送你去见上帝好不好”。

何瀚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,小太妹欢喜地问:“爹地我唱得好听吗?”

何瀚十分诚恳:“好听。我们家宝贝唱歌最好听了。”

小太妹拍手:“好极了!这以后就是我们社团的社歌了!”

两个人回到家,小太妹嚷着要看电视吃薯片。何瀚说:“咱们今天不能做这些。”

“那做咩啊?”

“今天是家庭聚餐日。你先去洗香香,一会儿你爸爸回来,咱们一起去爷爷家。”

小太妹低头看了看,不舍得把身上这身换下来。

何瀚蹲下帮女儿解露脐装的扣...

【瀚霆】Big sister(1)(短小系列‖)

“快交保护费。”

新转学来的小胖抱着书包。

眼前的小萝莉穿着小热裤,渔网袜,因为在换牙所以讲话还漏风。她流氓兮兮,一脸不耐烦的表情:“听不懂话啊,交!保!护!费!”

小胖被同桌吓得愣在那里。

这不是小萝莉,这是小太妹啊!

小太妹恨恨骂句“痴线”,从书包里抽出把刀:“你知唔知呢系我地头,交唔出保护费,我斩你十条街!”

小胖哇一声哭出来。

小太妹吐口水:“哭屁!再哭我砍死你!”

然后预备铃响了,小太妹默默把刀放回书包,哦,还有小胖交给她的十块钱。

小太妹很仗义地说:“交了保护费,以后再学校里遇到欺负你的人,就报我名字。”

小胖还是哭唧唧。

小太妹咬牙:“再哭就把你小鸡...

锋芒毕露

126.我可能要成为你继母了

结束后陈霆懒懒地趴在床上,刚刚销魂的情事让他脱力到一根手指都不想动。何瀚把两个人的套子打了结,扔到卫生间的垃圾桶里。爬上床的时候拍拍陈霆的屁股,陈霆懒得理他,何瀚就在他屁股肉最多的地方咬了一口。

“叼!”陈霆翻身用脚踹他,“想死啊!”

何瀚笑着躺在他旁边:“刚刚死过一回了,让我先缓缓,投胎做个人。”

“你原来是人吗?真他妈跟禽兽一样!”

何瀚吻他:“你说是就是吧。”

陈霆一边回吻,一边去够枕头旁的手机。何瀚蹙眉:“干什么呢?”

“一个小时前凯文给我打电话,肯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。刚才不方便说话,现在问问他什么事?”

“有什么好问的。”一提苏凯文何瀚就...

 3

谢谢所有点小心心和小蓝手,还有给我评论的小天使们❤有一些虽然从来都不说话,但都会给小心心的小天使,其实我都记住你们的id啦,爱你们❤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 
© 即便是如何 | Powered by LOFTER